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我心弦。

而征鸽鸽

天生一对(九)

困,想睡觉,提前放,另外,今天卡米尔出场:)

九:

  枷芒没问出来嘉德罗斯口中的“骨灰”属于何人,她知道她不应该问,他们的关系依然处于战兢的程度,她还不想踩断嘉德罗斯的理智线。


  原本只是打算从嘉德罗斯嘴里套出关于她丢失的那只眼睛的话,没想到居然得了个这么大的消息,够她消化好久的了。


  然而她此时不大有时间去认真消化,只是捧着脸津津有味盯着天上飞来飞去的两个人。


  好巧,这俩人她都认识,一个是嘉德罗斯,一个是她才抢了人家猎物的那个白发男生。


  枷芒又摸出一袋瓜子,嗑着嗑着就听见有人搁旁边问:“那个家伙是谁啊?”

  “不认识。”

  她随口说,...

天生一对(七八)

七&八:

  “我根本没把你放进眼里!”枷芒一口咬掉冰淇淋的头,满嘴寒气,愤愤控诉,“你知道么,他居然跟我说从来没把我放进眼里这种话?这不就等于告诉我之前的一系列针对行为,都是我胡闹吗?我胡闹?他要是不老是嘲讽我我会跟他打架?”

  弗娅张了张嘴,下一秒话头又被气愤中的枷芒抢了过去。

  “亏我还想跟他和解,现在和解个什么,不见他一次打一次就算好的了,那家伙他怎么那么嚣张?是不是从没遇到过什么挫折?”枷芒磨了磨牙,“我看他就是需要一个能挫他锐气的对手!”

  弗娅舔了舔冰淇淋,完全不打算再接话了,反正枷芒正在气头上,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等枷芒吐槽完,冰淇淋吃得也差不多了,...

天生一对(六)

六:

  枷芒在这瞬间头脑席卷而过一整片的空白,高温烘烤得她几近失去意识,耳边有什么嗡嗡作响。

  啊,嘉德罗斯掉下去了。

  她骤然回过神来,下意识甩出元力技能,想利用出云鞭去捞嘉德罗斯,然而脱手而出后才忽然发现,她的元力技能根本就无法使用!

  她眼睁睁看着嘉德罗斯的身影被叫嚣着的岩浆吞噬,最终消失。


  【喂渣渣!抓紧!】


  第一关卡的走道里,嘉德罗斯将她抱在身前向出口冲去的时候曾大声那么说过,近在耳边的男音一刹那掩盖墙壁收缩的杂音。

  枷芒怔怔注视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岩浆,手臂像是结了冰,无法动弹,断裂的绷带还悬在半空,无知无畏地飘荡,此时...

天生一对(五)

五:

  副本第一关顺利通过,然而第二关看起来本质似乎和上一关差不多。


  而且,枷芒之前在走道里嗅到的那股子奇怪的味道也并非幻觉,那是火的味道。


  他们此时面对的正好和火脱不了关系。


  面前的关卡属于绝路中的独行桥,断崖似的前路下融化着沸腾的岩浆,枷芒只是探头过去瞧了一眼,差点没被高温蒸熟。

  反观嘉德罗斯,人家淡定得很,枷芒敢确定,嘉德罗斯非常喜欢这个恶劣的岩浆环境。

  后退的路已被彻底堵上,前进的道路也很微妙,岩浆之上悬着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长桥,遥遥看去,几乎望不见尽头。


  所以,这一次,他们俩还是需要一前一后地走,而且稍不注意,就要命丧岩...

天生一对(四)

四:

  枷芒甩了甩胳膊,又甩了甩胳膊。


  “你够了没有?”


  嘉德罗斯手腕微动,硬生生将她拖到身前,满脸不耐。

  “再乱来,你的手就别想要了。”

  枷芒瞥他一眼:“你要是不碰我我也不会乱来。”


  低头看着她的右手,纤细手腕上不知何时缠死几道绷带似的东西,另一头延伸看去,正牢牢缠在嘉德罗斯左手腕上。

  这种情况可以说十分微妙,因为只要嘉德罗斯稍动,手臂就会跟着小幅度摆动,而他们俩缠在一起的手便会不由自主相互触碰。

  对于总看不顺眼对方的人来说,没有比强制性绑在一起还必须肌肤相触这种事更让人痛苦了。

  洞穴副本限制元力技能,这种绷...

天生一对(三)

三:

  枷芒是个残废。


  只有一只眼睛的残废。


  但准确来说也算不上真正的残废,因为她那只丢失眼珠的左眼很久以前就被替换成更高级好用的机械眼,平常看起来和右眼没什么区别,顶多就是少了黑色的瞳孔,其余皆是一片令人心生恐惧的猩红色。


  客观来说,枷芒觉得机械眼用起来更方便,既不会近视远视,而且对于捕捉目标也更加敏|感。


  但少了一只眼就是少了一只眼,这是她心里最阴暗的伤疤,没有谁愿意生生挖掉自己的眼睛赠予他人,但生活所迫,有些时候总是身不由己。

  如果其他人胆敢如此嚣张地点评她的眼睛,她二话不说就是干,但今天招惹她的是嘉德罗斯,评估一下实力。

  ...

天生一对(二)

二:

  “好了——”


  丹尼尔的声音终于让这场突如其来的混乱趋向平息,倒并非大家当真乖乖听话,只是丹尼尔话音刚起,参赛者们无法再攻击他人而已。

  即便不爽,即便还没了解这里的规矩,但无法打架就是无法打架,哪怕瞪着对方的眼神都要着火也没法子继续动手。


  “今天到此为止。”

  丹尼尔扫了眼地上各自站一边的几队人马,语调严肃地说:“这里不是让你们胡闹的地方,想要解决私人恩怨请先暂时按捺一下你们的心思。”

  解决私人恩怨的是何人不言而喻,枷芒同嘉德罗斯对视一眼,都冷笑着扭过了头。

  丹尼尔见大家都老老实实了下来,于是惯例说了些新人注意事项以及今天发生...

天生一对(一)

#主嘉哥,入坑第一个墙头我终于又爬上去了!

#其实是在填坑,诸因那边有个关于嘉德罗斯的悬念没解开,这篇就是主要展开讲嘉哥的,是个系列文,你们懂得。


——     ——     ——     ——     ——     ——     ——


一:...

关于嘉德罗斯新文

  这是一个讲述面瘫萝莉是如何扛着一柄大炮一炮轰进她未来老公心里的温(jia)馨(de)故事。

  枷芒:

  “虽然我扛着大炮,但我不喜欢随随便便就轰人。”

  “因为出云炮威力太大,每次炮轰之后我都要赔不少积分,这个技能太鸡肋了。”

  “辣鸡。”

  “废物。”

  “我又不是两只眼都瞎了,至少去找嘉德罗斯的那条路,我还能看得见。”

  嘉德罗斯:

  “渣渣。”

  “白痴。”

  “自己收拾。”

  “你再敢用那玩意指着我,我让它见不到明天的你。”

  “瞎子又如何?那也是我、的、瞎、子!谁给你们的权利去编排她?”

  惯例1V1,HE,系列文,男主嘉德罗斯...

想写虐文,想写长篇,想写雷狮或者嘉德罗斯长篇虐文怎么办……问题是,我怎么找不到虐点啊!!!!

© 而征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