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烫伤,最近无法更新。

而征哥哥

哪吒X我


  小莲花问我做神是不是心怀偏私,我端正严肃反驳道怎会如此,我是个对众人众神一视同仁的好神仙,否则便对不起我这“司命”一职。

  但她满脸不相信,指着我的莲花宝镜道,你若是个一视同仁的好神仙,怎的别的神仙下凡历练时你眼也不眨便大笔一挥赏了他们那般悲惨的命运,偏偏轮到哪吒太子时,你手下留了这许多的情?

  我张了张嘴,将要语重心长同她掰扯良多时,她摇头叹息似看破红尘,道,我就晓得你对哪吒太子心怀鬼胎,你不用争辩,我懂的,你素来瞧三太子的眼神都与旁人不同。

  我收了莲花宝镜,凝眸瞧了她一会儿,沧桑地说你懂什么,你不懂。

  她伸长脖子与我争辩,娇嫩的花瓣颤巍巍地晃荡。我弹了弹她的花瓣,笑嘻嘻地摇摇头,将宝镜揣进怀里,一步一步远离莲花池。

  很多事不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能看透说透的,她不懂,我亦不懂。

  哪吒三太子,他本应是一世无双的,然而命运弄人,最终合上眼也不过只是一生悲伤罢了。

  悲的是他,伤的亦是他。

  我执司命,司的是凡人命,三太子莲藕化身,早已由不得我笔下几滴浅淡笔墨胡乱地为他捏造人生了。

  若是我能,定要予他潇洒肆意一生的洒脱命格。然,我不能。

评论(13)
热度(131)
  1. 楊吀旀而征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
    又一篇哪吒的,感触颇深啊……

© 而征哥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