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烫伤,最近无法更新。

而征哥哥

你过来,我不打你(五)

  31

  洛洛微微嘟起嘴,上唇与鼻子之间夹了一根梅花做的笔,皱着眉,苦恼极了。

  主编说她们的宇宙快报最近销量很差,题材没创意,内容没新意,要是再这么下去,她们一屋子的花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洛洛很烦恼,也很焦躁,她不想喝西北风,她只想喝梅花露。

  以往遇见这种情况她通常会去找好友弗娅,弗娅看起来一板一眼的,但实际上脑子可灵光了,埋头想一想就能替她想到新点子。

  然而令她心浮气躁的是,弗娅失踪了,哦不对,是去找男朋友了。

  禾川花一族到了十八岁都得强迫外出找男朋友——找不找得到是另一码事,有的禾川还会再次回到纳伯星,但也有的一辈子没再踏足纳伯,孤苦一生或是福满一生,终究还是取决于她们自己愿不愿意乐观点儿了。

  洛洛有时候会想,按照弗娅那个一本正经又有点傻乎乎的性子,究竟能不能找得到男朋友?

  倘若找不到,她倒是可以牵个线把她们红梅一族最帅的那位介绍给她,至少不至于让弗娅一辈子打光棍,好歹她们也是认识了十八年的好朋友,真让弗娅光棍一辈子,她也是不忍心的。

  不过眼下不必担心弗娅,她还是琢磨琢磨怎样才不至于被扔去喝西北风吧。

  宇宙快报啊,谁能给她一点新灵感新素材呢?

  她苦恼着,没精打采地穿过了两条街,心不在焉打发了几个上前搭讪的男人,正欲拐个弯去买杯花蜜的时候,腿上忽然挂上了某个软软的东西。

  她心下奇怪,低头一看,当即愣住。

  只见她小腿上挂着一个黑发黑眸的小女孩,女孩左眼眼角绽开一朵黑色的小花,在阳光底下,那朵花漂亮得吓人。

  洛洛瞪大眼睛,话都说不利索了:

  “弗、弗娅?!”

  32

  她赶紧弯腰将女孩抱了起来,拍拍她身上的灰尘,有些不可思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么小?还没长大?”

  禾川花找到宿主后会从花里生出来,一天长大一岁,十八天后,她们便会恢复原来的模样,记忆亦全部回归脑海。

  小女孩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她:“回来?回来?”

  洛洛一时语塞,半晌才扶额叹道:“我都忘了你现在才……两岁?还是三岁?”

  然后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言自语似的:“这才刚出去几天就回来了,人还没长大,不会是被看上的男朋友给扔了吧?”

  小女孩拍着手天真地笑:“男朋……喜欢……来……”

  她摸摸小女孩的脸,怜悯道:“算了算了,大不了再过几天等你长大,我就把我们最帅红梅介绍给你吧,到时候你……”

  她的话没有说完,眼前就罩下一层不详的阴影,耳边倏地炸开一句话,带着意味不明的危险。

  33

  “看来这次,没找错人。”

  34

  洛洛认识雷狮,单方面的认识。

  宇宙海盗雷狮海盗团,谁不认识?

  弗娅还没变小之前,洛洛就经常和她感叹说雷狮海盗团的团长,长相那是顶尖顶尖的,比她们红梅一族最帅的帅哥还要帅,要是她们宇宙快报能采访他一次,估计半年都不用愁销量。

  但是她素来只是说说而已,从来不敢多想,毕竟比起销量,还是命更重要。

  雷狮海盗团行事太过乖张暴戾了,即便近两年稍稍好了点儿,但依然令人唯恐避之不及,不敢惹不敢惹。

  可是打死她都没想到,她的至交好友弗娅,她看上的男朋友,居然是那位狠戾海盗的弟弟!

  就算那位弟弟看起来无害得很,但也无法改变他是雷狮海盗团军师的事实!

  雷狮海盗团这五个字已经足够说明一切,弗娅她,怕是命不久矣!

  35

  “爸爸!”

  被洛洛抱在怀里的女孩清脆脆冲着为首的那个男人喊了两个字。

  洛洛当即风中凌乱了。

  爸、爸爸?

  谁是她爸爸?

  36

  雷狮好似没听见般,盯着洛洛的眼神让后者一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是掉入陷阱等着被宰杀的羔羊。

  37

  “你就是洛洛?”

  38

  海盗团四人到纳伯星后就随手抓了个路过的人,从那人嘴里得知莫名其妙掉到羚角号上的那朵禾川花原来叫弗娅,有个最好的朋友叫洛洛。

  不得不说,他们运气不错,一抓就抓了个认识小家伙的熟人,不过这人对禾川一族了解得不甚详细,只含糊说禾川最亲近的好友应该很了解。

  于是他们就扔了那人,改道去找那个叫洛洛的家伙。

  刚到这条街上时,坐在佩利肩头抓着他头发的小家伙便奇怪地挣扎了起来,喊了一声“洛洛”就非闹着要下去。

  这一走,就走到了一个红头发的女孩身边。

  于是在不远处站着的雷狮便带着三分戾气地笑了。

  找到了。

  39

  洛洛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弗娅明明选择了卡米尔,却看起来更喜欢那个不太好惹的雷狮,难道她感觉不到雷狮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么?哪怕他生了一张足以迷死全宇宙女人的俊美面容,却也无法改变他是雷狮的事实啊!

  洛洛胆战心惊地想了半天,最后不得不将原因归究为——弗娅大概搞混了这两人的气息。

  毕竟卡米尔和雷狮是兄弟,并且两人关系亲近,几乎每天都在接触对方,弗娅回到禾川花之后意识相当混沌,若是意外接触到卡米尔身上那股应该是来自雷狮的气息,她一定会以为自己找到了目标,于是想也没想地选定了宿主。

  谁成想,她还真选错了人。

  40

  但是雷狮对这阴差阳错的意外并没有兴趣,他这次来纳伯星只想搞清楚,若是弄死这小家伙,卡米尔究竟有没有大碍。

  洛洛对他如此简单粗暴的目的沉默了好一会儿,艰难地告诉他们如果弗娅死了,卡米尔估计也……

  剩下的话她没敢继续说,因为雷狮的眼神变得很恐怖,能吃人的那种恐怖。

  倒是卡米尔这个当事人更为冷静,一针见血地问了最根本的问题——怎么样才能解除他和禾川花之间的关系。

  洛洛抱着弗娅想往后退,吞吞吐吐了半天,最后在雷狮逐渐逼近的步伐中惊惧地说她也不知道。

  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她接下来三天都没能从病床上走下来的悲惨结果。

  雷狮将弗娅从洛洛怀里揪了回来,动作不太温柔地提着她的领子,心情很不好,而心情不好的雷狮自然也不打算让别人心情好。

  洛洛不肯说,但不代表其他的禾川花不肯说,有路过的禾川花带着哭腔认输了,说只要将弗娅眼角那朵花消掉便可以立即解除宿主关系。

  消掉那朵花的方法,大约只有割掉那一片豆粒大小的皮肤了。

TBC

评论
热度(182)

© 而征哥哥 | Powered by LOFTER